12月21日下午,學生在魯甸一中初中部教學樓前的操場打籃球。15日,該校初三222班一名學生毆打老師,16日部分老師停課。17日下午,停課教師全部複課。 新京報記者 翟星理 攝
  雲南魯甸一中師生衝突調查

  打人學生承認錯誤,稱“太衝動”;個別普通班老師被認為“有些急躁”;專家稱初中分班制違法
  21日下午,被要求“回家靜一靜”的雲南省昭通市魯甸縣第一中學(以下簡稱魯甸一中)初三學生楊小峰(化名)回到學校。他收拾衣物,打算退學換一所學校讀書。
  “班主任說這個班不要我了。”楊小峰說。
  12月15日早自習期間,他因與歷史老師曾紅娟發生衝突,將後者左眼內壁打骨折。並由此引發學校多名教師於16日、17日停課。
  這是五年中魯甸一中普通班發生的第三起嚴重師生衝突。普通班和加強班在學生質量、教師工資待遇和晉升機會方面均存在較大差異,部分普通班教師與學生之間摩擦頻發。
  “打老師是我的錯”
  12月15日,魯甸一中早自習期間,初三222班學生楊小峰與歷史教師曾紅娟發生衝突,曾紅娟被楊小峰揮拳擊中左眼致左眼內壁骨折。
  關於事發經過,曾紅娟接受媒體採訪時稱,當時楊小峰打瞌睡,她提醒了兩次無果,便用右手提楊小峰的衣領,左手不小心甩到楊小峰的臉上,楊小峰還擊。
  楊小峰告訴新京報記者,15日早自習期間,他戴著一頂帽子,右手支著下巴犯困,“但沒有睡著。”曾紅娟發現後,“用歷史書敲了一下我的頭,力度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
  楊小峰說,曾紅娟要求他起立,被他拒絕後,“她又用歷史書往我頭上敲了一下。”楊小峰大聲喊:“為什麼打我?”隨後,曾紅娟提他的衣領,並打了他左後腦部位,“有點疼”,楊小峰揮拳回擊,擊中曾紅娟左眼。
  新京報記者就衝突過程向多名該班同學求證,但同學稱老師要求“這個事情跟誰都不要再講了”。
  魯甸一中校長唐芳平稱,初三222班設有監控,平時沒有啟用。
  事後,初三222班班主任鄧斌電話通知楊小峰的父親楊勇,當天上午,楊小峰被父親帶回了家。
  楊小峰稱,他在離開學校前曾向曾紅娟道歉,後來又在父親陪同下去曾紅娟家中道歉,“我打她是我的錯,當時太衝動了。”魯甸一中的一位領導證實了這一說法。
  曾紅娟表示她已原諒楊小峰,“眼睛的傷已經開始消腫了。”
  優質生源流失致學習氛圍不足
  教師被打事件在魯甸一中已不止一次發生。
  現任校長唐芳平證實,今年11月底,該校高中四名男生集體曠課,班主任對他們進行教育時,這4名學生在教室內威脅班主任,還掀翻講桌、飲水機。學校處理此事時,4名學生又集體翻牆逃課。事後,兩名學生被留校察看,兩名學生被嚴重警告。
  2009年,魯甸一中初中部一名女教師上課時發現一名男生違反課堂紀律,對該男生教育時被毆打。當時這名女教師已經懷孕,被打後流產。事後,這名男生“自動退學,出去混社會了。”流產女教師主動申請調到昭通市巧家縣任教。新京報記者聯繫了這名女教師,對方稱,“娃兒沒了這麼多年了,沒啥子好說的。”
  此外,新京報記者從一名初三教師處得知,去年曾有一名初三男生在其他同學回答問題時起哄。這名男生被老師叫到教室外教育時,撿磚頭想打老師,被其他同學制止。後來,該男生在校外遇到這位老師,再次試圖打人,被其他同學制止。
  還有老師反映,“部分學生家長對老師不夠尊重。”
  2012年10月,初二一位教師批評班上一男生玩手機,“晚上就接到他家長的電話,說別以為我是老師就能隨便吼他的娃娃,讓我以後小心點。”
  此外,該校還出現因師生摩擦老師被家長堵門的情況。2013年年初,初一一位老師發現一名男生上課剪指甲,便調侃“剪完了幫全班同學都剪一下。”事後,男生的父親到該教師家中,“要我說清楚為啥要求他娃娃為其他學生剪指甲。”
  不光是在魯甸一中,魯甸二中、三中、文屏鎮中學等多位老師均稱,魯甸地區的中學師生摩擦頻繁。
  魯甸一中一位領導分析,按昭通市現行教育政策,昭通市區學校在市區以外也有招生名額,市區中學有更優越的教育資源,將魯甸地區許多優質小學畢業生都吸引走了。
  魯甸一中教師認為,不管哪個學校,成績好的學生有示範作用。優質生源的流失影響了學校的學習氣氛,令部分學生對老師尊重不足。
  個別普通班老師“有些急躁”
  魯甸一中一位前任副校長告訴新京報記者,魯甸一中師生衝突歷史由來已久,“成績越好的班級管理越容易,打罵老師的學生基本都是普通班的中下游學生,沒聽說過加強班發生過這樣的事。”
  魯甸一中師生證實,該校實行分班制,成績較好的學生被抽出組建加強班,其餘為普通班。無論加強班還是普通班均是每班60人左右。
  “普通班的學生成績差異較大,有成績中上的,也有考試只考二三十分的。學生又是叛逆期,老師越管理學生越不聽,惡性循環。”一名在魯甸一中執教24年的教師總結。
  楊小峰雖然成績不算太差,但班主任鄧斌說他“上課愛戴個帽子,經常玩手機、開小差。”
  另一名中學教師稱,“我們這些普通班的老師想把學生教好,學生不服管,老師心裡急,但多說學生幾句他們就受不了。”
  魯甸一中一名領導稱,此前該校的三起學生打老師事件均發生在普通班。另一名老師稱,“這些年打罵老師的大部分是初中的學生。”
  唐芳平表示,魯甸一中宿舍有限,初中部優先安排女生住校,不少男生在校外租房。“大部分學生還是以學業為重的,但我們也沒辦法阻止學生在外面沾上一些壞風氣。”
  魯甸一中高中某班一名男生稱,有在外租房的學生會被社會人員帶著參與賭錢游戲。
  兩名在魯甸一中任教超過10年的教師分析,普通班教師因教學質量、考試成績差異,每月比加強班教師工資少拿200多元,且獲得優秀教師和晉升機會也更少,因此導致個別普通班教師“對待學生會有些急躁,尤其是年輕老師更容易和學生髮生摩擦”。
  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稱,2006年修訂的《義務教育法》實施後,義務教育階段的初中分重點班、普通班已經違法。
  熊丙奇介紹,普通班、重點班早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就已出現,當時學校被分成重點校和一般校,學生也被按成績分入快班、中班、慢班。作為班級組織形式,當時按成績分校、分班被普遍接受。但後來學術界主流觀點認為這種方式違反了義務教育階段的普適、公益和均衡原則,造成教育資源對學生分配不公。
  “學生從小就被分為三六九等,容易讓學生產生被歧視的感覺。”熊丙奇說。
  ■ 相關新聞
  老師停課要求改善待遇
  曾紅娟被打後,16日上午,魯甸一中初中部、高中部多名教師未上課,走上學校小操場向校領導“討說法”。
  關於此次停課原因,多名停課的教師稱,“沒有哪個教師領頭組織,教師的地位和待遇長期得不到重視,大部分教師心裡有怨氣。”
  停課教師提出了3點要求:“嚴肅處理打人學生、落實教師每個月500元交通補助,獎勵性績效工資要提高。”
  魯甸一中一位領導稱,學校管理層數次開會,認為必須安撫教師,但改善待遇的要求沒有政策依據。
  據云南省相關政策,2014年1月起,雲南各地鄉鎮事業單位人員享受每人每月500元補助。但魯甸一中為縣級中學,不屬於鄉鎮級事業單位。
  停課教師提高獎勵性績效工資的要求也無法找到政策依據。魯甸一中240多教職工每學期的定額績效工資總額約80萬,其中30%作為獎勵性績效工資重新在全校教師中分配。“績效工資的總額是按教職工人頭數定額發放的,240餘名老師就只能拿到這麼多錢。”魯甸縣教育局分管人事的副局長說。
  □新京報記者 翟星理 實習生 尹瑞濤 雲南昭通報道
(原標題:雲南魯甸一中師生衝突調查)
編輯:SN067
創作者介紹

香港演唱會

gi23gibyl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