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紀80年代高考
  補習班沒有 0元
  複習資料老師發 0元
  文具 父親製作0元
  食補一罐麥乳精 10元
  今年高考
  租住學區房30000多元/年
  補習班1000多元/月
  文具資料1000元
  營養食補1000多元/月
  記者 徐媛 實習生 李一凡
  “上世紀70年代,一本練習題、一碗綠豆湯,高考花費5毛錢;80年代,考前買套好文具,花費10元錢;90年代,買複習資料、喝碗雞湯,花費350元;21世紀初,請家教、租賓館,高考花費5000元;2010年以後,一對一補課、訂營養餐、租學區房,花費幾萬元……”今日是高考倒計時30天,眼瞅著高考臨近,這句話讓許多高考學子和家長感觸更為深刻。有家長表示,“高考是一筆算不清楚的成本賬。”
  95後的他
  學校附近租房一年就是三萬
  早晨6點半,長沙某中學附近小區一套兩居室里,已經在廚房忙活了半個小時的劉女士為正在讀高三的小凡準備了一頓頗為豐盛的早餐:一碗雞蛋湯、一碗燕麥片粥和一個肉包子。小凡臨走時,劉女士還往他的書包里塞了一瓶牛奶和一個蘋果:“課間的時候記得吃!”小凡簡單地和媽媽招呼一聲,就背起書包直奔100米之外的學校。
  自從租下兒子學校附近的這套學區房,劉女士就辭去了工作,成為一名全職媽媽。小凡走後,她還要抓緊睡個回籠覺,“定下鬧鐘,中午起來給兒子做飯。”劉女士一家是長沙人,有自己的住房,但一年花三萬多元在學校附近租房,劉女士覺得值:“對於參加高考的兒子來說,多睡半個小時太重要了。”
  小凡下午放學要去一個老師家裡繼續“上課”,課外補習班已成為他日常生活中的常態。小凡說,他只補習了數學,“每小時100元。”小凡補課的頻率比較高,周末補3個小時,平時還有不定時的補課,“一個月的補課費可能要1000元。”小凡一共補課10個月,花費了一萬元左右。再把平時費用算下來,高三一年,小凡的高考成本就超過5萬元。
  隨後,記者走訪了長沙幾所高中旁的學區房,租房的家長比比皆是,為了孩子能夠“搏”上名校,中學生“享受”父母全方位呵護已成普遍現象。在學校附近的兩家中介公司記者瞭解到,租房的人多是高三學生家長,租期一年,大部分都是從去年秋季入住,今年7月份退租。
  70後的他
  10元麥乳精就是高考的唯一奢侈品
  “我們那個時候基本上可以說是零成本,沒有補習班和輔導資料,都是學校和老師搞定。”湖南科技大學法學院黨委書記黃偉趕上了上世紀80年代高考的“末班車”,對於25年前走進考場時的情景,他記憶猶新,“早上起來,用哥哥臨考前送來的麥乳精沖了一杯水,吃過早飯後就去考試。”在那個年代里,一瓶不到十元的麥乳精成為黃偉高考前“奢侈”的營養品,“這種東西現在已經很少見了。”
  “要說高中階段最大的花銷,那就是日常三餐了。”1970年出生於四川省達州市一個偏僻山村的黃偉,16歲就來到八十多公裡外的縣城讀書,高考前和同學住在一起備考的日子讓他難以忘懷,“我們那個年代,吃飯不求營養,只要吃飽就可以了。”8個人一盆稀飯、每人一個饅頭是黃偉高三每天早餐最真實的寫照,1989年他順利考入了湘潭市礦業學院。
  那個年代,家長一般不太管孩子的學習,全憑自覺,不像現在的孩子,家長、老師在後面追著讓學習。黃偉笑著回憶道:“平時快考試了要複習,就一個人跑到學校附近的田地里讀書,安靜得很!”夏天蚊子較多,就跑到小河邊讀英語單詞,“現在的學生,家裡給他們營造了太好的環境,放在我們那個年代是不可能的!”在黃偉印象里,沒有出現過“補習班”這個概念,平時上學用的作業本都是父親親手做的。“幾張大開白紙,我爸給裁開後裝訂了一個本子,我們也不求多精美,只要能寫字就可以了!”
  記者觀察
  只要有利就肯花錢是家長普遍心態
  “什麼對高考有利,就將錢砸向哪裡。”有家長直言不諱。
  對於沒有租住學區房的高三學生來說,其實“費用也省不到哪裡去”。以長沙某中學的高三學生小文為例,她光吃飯、買文具每周就要花掉300元。除了日常支出,小文半個月一箱牛奶,一周一瓶鈣片,額外的輔導資料也會占據很大開支,一個月起碼1000元。在小文班上,還有很多同學報了課外強化訓練班,據她介紹,每個小時收費近百元,“一對一輔導收費更高。”
  健腦營養補藥、各類《考試寶典》、“考生客房”賓館、專家咨詢網站、“高考狀元”聊天對話……這些都是看得見的投入。其實,像劉女士一樣辭掉工作專心照顧孩子的家長不在少數,類似這樣的無形成本無法計算。五花八門的投入,對於家長來說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孩子在高考中獲勝。
  在過去,為高考學生補腦的行為幾乎沒有,而目前給孩子臨考前補腦成為了許多家長眼裡最為關鍵,也必須最先打通的一環,非常紅火的高考補腦保健品銷售,也充分證明瞭這一點。記者在一家針對高考生出售腦營養品的商店里看到,藥店為招攬顧客打出了“高考了,用補腦丸”的小標語,櫃臺被各種各樣的高考補品占滿,類型有口服液、膠囊,還有丸劑,主要功效有提高免疫力、抗疲勞和提高記憶力。價格方面,由於品牌的知名度和成分含量不一樣,高考補品價格從幾十元到幾百元,甚至上千元不等。
  思考
  從10元到數萬元,高考心態變得有多遠
  從1977年恢復高考到現在,高考分量還在層層加碼,不斷擴充——從一個人的高考,到全家人的高考,再到全社會的高考,考前準備越來越豐富,考試配備越來越全面,考試投資也越來越高昂。30多年,變的不僅是高考費用,還有人們對高考的心態,尤其明顯的是高考焦慮的增多。
  據統計資料顯示,和成本同時上漲的還有高考錄取率:上世紀90年代,高考錄取率在20%左右,高校擴招之後,大學生早已經不是當年的鳳毛麟角,2013年湖南高考錄取率為85.3%,其中本科錄取率為41.7%。這樣看來,大學越來越好考了,可是為什麼高考對一個家庭的精神和物質壓力反而越來越大了呢?
  湖南省社科院副巡視員方向新教授分析,這是因為考生不滿足於上大學,而是要上好大學。“社會對大學生的學歷要求不斷提高,就業和考研都非常看重本科學歷的含金量,如果沒有考上一所一流的本科院校,找工作和考研就會落入二流。”方向新說。
  湖南科技大學心理學系主任劉志軍也表示,“對獨生子女的期望、對孩子未來的擔憂、競爭不斷加劇的就業環境等因素刺激著家長對高考的‘無底線’投入。”雖然現在高校招生放寬了,但“大學畢業都找不到工作”的認同觀念已深入家長內心,家長仿佛只有不斷掏錢才能安心。劉志軍說,雖然高考的成本增了不少,但正如白岩松所說,對於大部分學生而言,“沒有高考,你們競爭不過富二代”,在未來的日子里,高考成本還有多少上漲空間,誰也說不好。
  (原標題:兩代人的“高考成本”從喝麥乳精到數萬元租學區房)
創作者介紹

香港演唱會

gi23gibyl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